18luck新利手机版-

全国人大代表王玉玲:“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底线是,银行法修正案不涉及财政赤字货币化,这已成为近期争论的焦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以下简称《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中国人民银行不得透支政府财政,不得直接认购、承销政府债券和其他政府债券。这意味着,实行财政赤字货币化,违反了中国人民银行的法律。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披露,今年《出口管制法》、《反洗钱法》、《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修改《保险法》,加快境外法律适用法律体系建设。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行长王玉玲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法修正案不应涉及财政赤字货币化,这是底线,必须坚持。第一财经:关于《中国人民银行法》的修改,请问最近讨论的“财政赤字货币化”问题是否涉及?王玉玲:随着经济金融发展和改革的深入,人民银行的职能定位不断调整和完善,与《中国人民银行法》的实施和修改相比,履行职责的形式和主要内容发生了深刻变化。当前,根据新形势,对现行《中国人民银行法》进行修改和完善是十分必要的。

中国人民银行法修改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精神和要求,紧紧围绕服务实体经济这三项任务,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充分体现市场化方向,吸收金融危机后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最新思路和成果。最近,关于“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讨论很多。所谓“财政赤字货币化”,就是允许中央银行在一级市场直接购买政府债券,向政府提供直接融资。我个人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法修正案不应涉及财政赤字货币化。

我不同意对《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修改,即“中央银行不得透支政府财政支出,不得直接认购、承销政府债券和其他地方政府债券”。这是底线,我想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如果开放“财政赤字货币化”,允许央行直接购买政府债券,将从根本上放弃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从中长期来看,“财政赤字货币化”可能导致通货膨胀、物价上涨、资产泡沫、货币贬值等一系列后果,最终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甚至经济危机。历史上,许多曾经允许金融机构向中央银行借款并发行债券的国家都曾经历过恶性通货膨胀,如旧中国时期、上世纪70-90年代的智利和秘鲁以及最近的委内瑞拉。

禁止中央银行直接向政府融资,既是我国沉重历史教训的总结,也是许多国家数百年货币政策实践的经验。对我国目前来说,虽然疫情对经济和财政收支造成了短期影响,但二季度以来经济复苏势头相当明显,财政收支形势将逐步好转。即使在疫情的严重影响下,我国仍保持正利率,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仍有很大的空间。目前,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直接影响正在显现。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性不断加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